LED引资从“躺着数”到“站着找”,光环消失了?

2016-06-03 08:35:52 江苏合力四通光电有限公司 13

        李玮至今仍记得2009年进入LED行业时的情景。当时他在深圳注册了一家公司,出售LED产品的上游原材料荧光粉,因为行情好,利润高,他一两年就买了车和房。但是这两年,生意明显不如以前,他的心思也从LED转到了股权投资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统计发现,作为LED行业“主力军”的上市公司,情况也不容乐观。根据2016年第一季度上市公司公开的数据,大部分企业净利润呈现下滑态势。

  在行业不景气背后,多家LED上市公司开始“移情别恋”,不再把重心放在LED产业上,而是跨界进入物联网、传媒、教育和体育等行业。

  新兴产业变“传统产业”?

  “2010年左右,这样一根灯管,可以卖到一两百元钱,现在十几元钱就能买到。”李玮指着墙壁上的一根LED灯管说道,因为价格战非常激烈,这几年企业毛利快速下滑。他非常怀念2009年~2011年那几年的光景:行业前景广阔,竞争者少,“躺着”都在数钱。

  “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,在地方政府节能减排的政策支持和财政补贴下,LED行业呈现爆发式增长,资本、源快速进入,加上政府项目的强推,LED企业收获了早期的高利润。”OFweek行业分析师邓凯敏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

  记者在2011年采访时曾了解到,当时因为行业火爆,做轮胎的、卖水果的、当公务员的转行做LED的不在少数。邓凯敏认为,就全球LED产业链来看,中国赢得了弯道超车的机会,但也引出了产能同质化过剩,应用需求不匹配等问题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虽然LED产品的渗透率一直在扩大,替代传统光源的优势也非常明显,但是这个行业的门槛并不高,特别是下游应用领域,租一间厂房,买几把电烙铁,找三五个工人,也能成立一个作坊厂。大量企业就此进入LED领域,结果是大家拼命杀价格,都赚不到钱。

  佛山市南海区电光源灯饰照明行业协会报告显示,2014年佛山市的LED企业达到了1248家,但很多企业其实很难以跟“新兴”和“高科技”这些词汇挂上钩。

  今年一季度,华灿光电出现亏损,乾照光电木林森、艾比森、雪莱特等多家企业利润下滑。乾照光电利润下滑幅度甚至高达88%。

  在一些行业人士眼中,LED其实已经变成了“传统产业”,新兴产业的荣光慢慢褪去,各地关于LED产业方面的规划越来越少,对产业的补贴也越来越少。

  上市公司开始“移情别恋”

  当LED业务不再是香饽饽以后,企业的心思也变得微妙起来。

  5月26日,万润科技发布公告称,收到第三届董事会董事刘平先生、胡亮先生及董事会秘书郝军先生分别提交的书面《辞职报告》。公司称,鉴于目前正在向互联网广告传媒行业转型,为积极推进公司战略转型,上述3人辞去了相应职务。

  勤上光电则在往教育方面转型。据《南方日报》报道,在今年5月16日的股东大会上,勤上光电董事长陈永洪表示,半导体照明产业“红海”格局已经形成,为维护广东股东利益,打造公司持续盈利能力,公司正在积极推进产业转型和行业整合升级,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,购买广州龙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100%股权。

  其他正在转型或者跨界的企业还有很多。

  联建光电已先后并购6家互联网传媒及户外广告公司;实益达去年6.35亿元收购3家广告公司,并改名“麦达数字”彻底转型。

  鸿利光电2015年投资4500万元参股迪纳科技,2016年又计划投资3000万元参股珠航校车,切入车联网行业。去年底,鸿利光电与九派资本、天盛云鼎、东方云鼎共同成立车联网基金,规模8亿元,拟借助专业投资者,加快车联网布局,打造LED+车联网的“双主业生态”。

  转型步伐加快以后,“光电”、“照明”这些字眼开始被舍弃。雷曼光电为了契合转型需要,干脆改名雷曼股份:长方照明则去掉了照明两个字,变为长方集团。

  “LED行业企业利润不断下降,而上市资产却不断增长,其中以并购带来的资产重组尤为明显。”广东省LED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郭修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像大多数行业一样,LED经过几年的高速发展,慢慢从起初的高利润行业回到正常轨道,这是行业走向成熟、透明的必经阶段。

  “现阶段的LED企业竞争态势无法避免地陷入价格战,大部分大型企业只剩下兼并扩产和价值外延的道路可走。”邓凯敏说。

  行业机会在哪里?

  “同质竞争,大者恒大;品质差异缩小,专业化品牌将崛起。”邓凯敏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表示,LED产业将在2015至2018年进入“成熟阶段”,这期间企业数量将减少,公司出现负利润、低毛利率,竞争将是综合实力的PK,是专业化、差异化的竞争。

  “LED行业增收不增利的情况依旧延续。”邓凯敏认为,从产品需求来看,核心依旧为商业照明、家居照明为主,产品形态为通用型的替代产品(传统接口、习惯的力量),新兴产品和新兴价值品牌(智能化、系统化、专业化)暂未成为主流。

  “大跨越式的扩张不会再出现。”郭修表示,LED从业人员心态从“土豪型”向“务实型”转变。现在,投资LED的企业主明显比之前更小心谨慎,更注重实效。

  未来政府将在LED行业扮演怎样的角色?郭修认为,地方政府不再只是简单的招商引资建工厂,而是让市场规则充分起到引导作用,从提高产品质量、核心技术和专利技术等入手,在政策、研发、法规、标准上加大投入,避免短期为利益驱动而进行的简单重复的建设。现在地方政府已开始收缩对LED工厂的建设,转向对技术、研发等方面的支持。

  LED行业的另一个想象空间来自于应用方向。佛山灯具协会会长吴育林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LED从单一的照明功能慢慢转型到植物照明、健康照明、通信照明等,它已经跳出了原有的传统照明功能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梳理发现,华为、中兴、小米等科技巨头已宣布进入智能照明领域;欧司朗虽然剥离了利润较低的通用照明业务,却在5年前瞄准LED照明控制解决方案,收购了拥有尖端商业建筑物照明控制软件系统的Encelium科技公司。

  “在发展模式上,LED企业也不再局限于工厂式的自销自营,而是不断涌现出跨界合作,抱团共享、资源整合等新型营销模式。”邓凯敏说,未来的LED行业将不再是单打独斗“打价格战”,而是进入强强联合的复合发展之路。